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一百七十三章 白骨

作品:暮露天机|作者:轩米|分类:武侠修真|更新:2019-09-24 20:56:34|下载:暮露天机TXT下载
  后院的枯枝落叶下面,藏着两个略略鼓起的小土包。方暮找来铁锹一锹一锹的挖下去,不足两尺的地方,便露出两具森森白骨来。方暮仰望天空,长叹一声,对司马露说,“把小丫带过来吧。”司马露却说,“她还那么小,或许晚一点,等她再长大一些……”

  “师姐,我知道你于心不忍,我又何尝忍心,让小丫直面这么残酷的事实。只是,她已经没了爹娘,唯一的奶奶也不能照顾她太久,她必须比同龄的孩子还要快些长大。”司马露回头看向大门的方向,狠了狠心,走了过去。

  “哥哥!”小丫张开双臂向方暮跑了过来,当她手中的兔子灯笼照到那两具白骨时,顿时吓得“哇”的一声哭出来,躲在方暮背后,死死拽住他的衣袖,不肯松手。

  方暮把她拉到身,“小丫不怕,你可知道这里睡着的是什么人?”小丫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口中叫着“哥哥我怕,我要回家!”方暮却对她说,“这里是你的爹爹和娘,你还怕吗?”

  孩童的啼哭声戛然而止,泪珠依旧从小丫的眼眶中涌出,她紧紧咬住嘴唇,直咬出牙印和血珠来,都不肯再出一声。司马露一阵心疼,把小丫紧紧的搂进怀里,柔声哄道,“小丫不怕,姐姐这就带你回去!”

  “不!”

  小丫忽然开口,她松开司马露,怯生生的走到两具白骨面前,缓缓跪下,“爹爹,娘,小丫来看你们了。奶奶说你们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,不会回来了。小丫很想你们,每晚都想,有时候还会偷偷的哭。”

  她紧咬着牙关,小脑袋微微扬起,既是不敢去看父母的尸骨,更是不愿让眼泪从眼眶里流下。

  “奶奶年纪大了,不能再照顾小丫了。不过方暮哥哥和两个姐姐会照顾我的,他们很好,对小丫也很好,爹爹和娘可以放心了。”小丫重重的磕了三个头,然后起身费力的去拿那柄铁锹。方暮拦住她,小丫却执拗的冲他摇摇头说,“哥哥,我要自己来,让爹爹和娘安心。”

ag游戏官方网址|官网  方暮,米洲,司马露,三个人站在小丫身后,亲眼看着她艰难的将土填回去,转身时,方暮觉得此刻的小丫和之前那个天真无邪,懵懂无知的小丫判若两人,此刻的她,眼底有不易察觉的悲伤,更有一丝独立于天地之间却丝毫没有惧意的坚定。甚至有一刻方暮出现了幻觉,儿时的自己正在和眼前的小丫重叠在一起,变成了一个人。

  “哥哥,是谁杀了爹爹和娘,我要为他们报仇!”小丫说的十分平静,司马露一惊,连忙说,“小丫,报仇的事不是你应该想的,姐姐带你回家好不好?”小丫却说,“我其实都听到了,是住在这里的坏人杀了爹爹和娘,姐姐,那些坏人在哪儿?”

  这个问题也是方暮最想知道的,大牛说那些劫匪五日前就没了踪影。这里是他们的巢穴,俗话说的好,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,此地一定有他们留下的蛛丝马迹可寻。

  方暮让大牛找来了油灯蜡烛点亮,从客厅开始找起。据大牛所说,他们藏匿抢来财物的地方就在这里。但客厅就那么大,摆放的物品就那么几件,如果有暗室的话,那机关一定在墙壁上挂的画作后面。

  这方面司马露经验丰富,在她家中,几乎随处都有这些机关销器,且都是墨家设计制作的。她掀开那画,在墙壁上敲了两下,确定方位后,在看似洁白无瑕的墙面上按了几下,立刻就有一个暗格弹开。里面的机关很简单,只是一个按钮而已,司马露轻轻按下,另一面墙上的暗门便缓缓升了上去。

  “没错没错,就是这儿了!”大牛兴奋的叫了起来,别人不知他却知道,这些劫匪心狠手辣,被他们遇到的客商连一枚铜钱也留不住。方暮甩过去一个凌厉的眼神,大牛立刻识趣的道,“我在外面守着,他们若是突然回来了,我好给你们通风报信!”

  方暮举着一盏油灯走在最前面,司马露带着小丫走在中间,米洲则捧着一根蜡烛走在最后面。几人还没走下台阶,油灯和蜡烛发出的火光就照在下面堆积成山的黄白之物上,折射出更强烈刺眼的光芒。

  “这帮混蛋,下手够狠的!”司马露的瞳孔猛的收缩,她只在自家的库房总见到过如此多的珍宝,藏在此处的数目,几乎抵的上她自己那个“小仓库”了。

  随意堆积起来的金锭元宝不计其数,期间还掺杂着各种红蓝宝石、祖母绿和猫眼等珍贵的宝石。司马露顺手捡起一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碧玺,赞叹道,“好东西,果然是好东西,这样大小的碧玺,只怕是有市无价啊!”

  方暮对这些东西并无兴趣,匆匆扫了一眼之后就对她们说,“这里恐怕找不出什么,我们上去吧。”米洲忽然问,“这些东西要怎么处置?”方暮说,“自然是还给那些被害客商的家人,若是无人认领,也可上交国库。”米洲欲言又止,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没有说出口。

  他们回到客厅时,大牛双眼放光,丝毫不知掩饰脸上的贪念。方暮对他说,“下面的东西一样也不许动,念你还算老实,我会给你一些钱的。”大牛听说有钱拿,更加殷勤了,“那些人回来时,都住在隔壁,我带你们去。”

  隔壁的卧房中,方暮仔细的用烛火照亮每一寸墙壁和地面,希望可以找到那些人留下的痕迹。米洲站在窗下,双手在胸前交织,结出一朵圣洁无比的莲花。莲花的光芒照在窗棂上时,忽然映出了几条异常模糊的身影。

  那些影子似乎是两伙人,一伙手执长刀长剑奋力反抗,一伙虽两手空空,却咄咄逼人。几番混战之后,那些两手空空的人夺下对方手中的刀剑,并打昏他们,从窗子带走了。

  方暮看的目瞪口呆,忍不住问道,“米洲姑娘,这是什么?”

  ()